工厂化作业孕育油气生产领域的深层变革_1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工厂化作业提供了一个新方向。这种生产组织模式通过集成先进的技术、装备和管理手段,实现钻完井批量化和流水线施工,有效提高作业效率,降低作业成本。工厂化作业正孕育着油气生产领域的深层变革。

  成功开发致密油气等低品位资源的关键何在?答案是规模化、低成本。

  长庆油田安83井区安平54井组,通过实施工厂化作业,获得提速、降本的明显优势。截至9月15日,这个井组部署的6口水平井平均单井日产油12.8吨。6口井钻井总用时69天,压裂试油总用时45天,而去年这一地区1口水平井的钻井周期是31天,压裂试油周期达79天。井场共建、集中供水等节省的费用,几乎能再打1口新井。

油气行业工厂化

  储量低品位化趋势日渐明显,是石油企业不得不正视的严峻现实。今年年初以来,中国石油积极探索工厂化作业,在油气生产领域掀起一场全新变革。如同初升的旭日,工厂化作业正照亮低品位资源经济有效开发的道路。

  由分散到集约:标准化思路加速规模建产

  长庆油田苏东三区是中国石油设立的首批6个工厂化作业示范区之一。这个区块G0-7井场共部署3口直井和6口水平井。正在这里施工的川庆钻探50053钻井队队长王步宽感慨:以前从没打过这么大规模的丛式水平井组。

  丛式布井是工厂化作业的基础理念。油气井由独居变为群居,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作业效率等方面的好处显而易见。以G0-7井场为例,节约征地18亩,井场施工周期缩短58天;井架底座配套滑轨,50DB钻机搬家时间由3天下降至3个小时,极大减少等停时间。

  丛式布井只是第一步,标准化的技术系列和生产组织,对于工厂化实践至关重要。中国石油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工程技术与监督处副处长毛蕴才认为,工厂化作业就是在地质认识基本清楚、油藏条件基本相似的区域,采用大平台布井方式,集中部署一批井身结构相似、完井方式相似的井,并且使用成熟的、标准化的技术系列和装备组合,以流水线的方式进行钻完井作业的模式。

  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一言以蔽之:标准化是工厂化作业的核心思想。在他看来,只有达到标准化,才能真正触及工厂化的精髓,即实现批量化、流水线作业,从而最大限度地降本增效。

油气行业工厂化

  长庆油田苏里格南作业分公司正是由于抓住标准化这个关键因素,工厂化实践取得突出效果,做到1个井丛9口井上部表层批量施工一次完成,钻井、压裂交替作业,今年井丛建井周期同比缩短15%,压裂作业周期由2011年的52天缩短至目前的32天,单井压裂成本下降16%。

  由正向到逆向:全局视野瞄准效益最大化

  多名专家接受采访时,都不约而同地用由正向思维到逆向思维的转变,来阐释工厂化作业背后开发思路的调整。长庆油田工程技术管理部负责人说,传统油气生产在地质确定井位后,按部就班实施钻井、压裂等工序。工厂化作业则是紧紧围绕开发效益最大化的目标,反向系统优化井位部署直至后期投产等各环节。

  苏东三区靖平06-6井组共部署2口水平井、1口直井和6口定向井。通过开挖蓄水池集中供水和使用大排量连续混配车等措施,9口井压裂试气周期由4个月减少至1个半月。川庆钻探长庆井下作业公司靖边项目部经理李富强介绍说,仅创造性地应用大尺寸连续油管进行通、洗井作业这一项措施,就节约24天时间。

  全局视野下的系统优化,使工厂化作业特别要求地质与工程、地面与井筒、钻井与完井等多专业和工序的密切配合。中国石油勘探与生产分公司工程技术与监督处高级工程师叶新群说,考虑到丛式布井是工厂化的前提,这种作业模式适用于分布相对稳定的油气藏。目前,工厂化探索对于工艺技术的考虑较多,今后要在油藏部署上进一步深化理念,真正实现地质与工程的一体化。

  尽管每个项目优化方案不尽相同,但都充分体现出工厂化作业的优势。首先,批量、流水化作业有效提高施工效率。其次,资源优化配置实现经济和环保效益双赢。再次,充分发挥机器设备效用解放劳动力。最后,施工队伍共享经验整体提升技术水平。

油气行业工厂化

  今年年底,苏东三区有望提前1年基本建成30亿立方米产能。长庆油田采气一厂副厂长、产能建设项目组经理王振嘉说:成绩的取得,工厂化作业功不可没。

  由粗放到精细:抓管理灵魂实现多方协作

  精细化管理是工厂化作业的灵魂。正如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田洪亮所说,工厂化作业是利用管理学优化方法对整个建井过程进行集成创新的结果。它的意义不仅是集成应用随钻测量等一系列先进技术和装备,而且是利用科学的管理方法对油井建井各项因素进行最优化处理,为推动整个油气勘探开发工程的降本提效提供了思路和借鉴。

  现阶段,尽管我国的工厂化作业已经取得初步成效,但总体来说尚处于起步摸索阶段。毛蕴才认为,今后要发展得更好,必须着力解决两个问题。

  首先,要深化理念上的认识,不能浅尝辄止、随意滥用工厂化标签。他说:工厂化本身很严谨、很科学,但如果把单一的批钻或者泥浆重复利用都叫工厂化,就会影响对其内涵的准确把握,进而影响工厂化效用的充分发挥。

  第二,要做精做细管理。工厂化作业不同于传统生产队式的分散作业模式,根本上是一个集成性的管理平台,覆盖钻井、压裂等多个专业,同时也涉及油气田公司、钻井承包商及工程技术服务公司等多家单位。毛蕴才说,在这个过程中,公司要当指挥家,演奏好工厂化作业这部盛大的交响曲。一方面,在油气田公司内部,要加强油藏地质、工程工艺、地面流程等多专业协作,不仅仅是现场生产方式的变化,也需要地质油藏研究等方面的转变和调整。另一方面,要在加强油气藏研究、优化调整井位井场部署的基础上,加强现场组织和甲乙方的团结协作。

上一篇:德国赫优讯发布PROFINET快速测试仪_1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